科科·高夫在美网夺冠宣告自己是美国网球的未来

她如此迅速,如此稳定,在所有的压力下如此冷静。在周六的美网决赛中,美国的科科·戈芙承受住了对手、今年澳网冠军、即将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女子网球运动员阿丽娜·萨巴伦卡的尖叫和呻吟以及炽热的击球。第一盘戈芙有些不稳,但之后她似乎追逐到萨巴伦卡的每一个回球,并将其打回给她。戈芙在某种程度上停止了失误。她完美发挥。

毫无争议,科科·戈芙宣布自己是美国网球的未来。

现年19岁的戈芙以2-6、6-3、6-2击败萨巴伦卡,夺得2023年美网冠军,成为自小威廉姆斯1999年首夺美网冠军以来最年轻的美国大满贯冠军得主,当时小威年仅17岁。比赛的转折点出现在第二盘,当萨巴伦卡发双误给戈芙第一个破发点。戈芙以3-1领先,戈芙打得更稳,而萨巴伦卡继续将球打网。5-3时,戈芙在网前的一分让观众欢呼雀跃;萨巴伦卡将盘点打长,白俄罗斯选手再次出现非受迫性失误。进入第三盘。

决胜盘一开始戈芙就提高了自己的比赛水平。在第一局的第二个破发点,戈芙追到所有的球,包括一个萨巴伦卡的击球击中球网绳落在网前。一记反手致胜球破了萨巴伦卡的发球局,戈芙似乎也打破了萨巴伦卡的意志。

最终,萨巴伦卡找回了自己的发球节奏;凭借两记ace球,她在4-1时终于保住了自己的发球局。但为时已晚。她破了戈芙的一次发球局将比分追至4-2,但戈芙在萨巴伦卡的发球局保持稳定。她无法击败无法动摇的对手。她再次犯下双误:戈芙再次反手致胜给她5-2的领先。

在赛点上,戈芙击出一个越位球击败了萨巴伦卡,倒地不起。她站起来痛哭流涕。她跑进看台与父亲科里、曾是大学篮球运动员、后来自学成为网球教练的父亲,以及帮助戈芙在追求网球生涯的同时接受家校教育的母亲坎迪进行了一场情感宣泄的团体拥抱。

自从戈芙四年前在温布尔登首次亮相体育界以来,她一直在与人们对她的期望做斗争。当时她只有15岁,在2019年的那个夏天,戈芙击败了她的偶像维纳斯·威廉姆斯,成为自1991年詹妮弗·卡普里亚蒂以来最年轻进入温布尔登第四轮的女子选手。不到三年后,她进入了法网决赛,在2022年的罗兰·加洛斯面对伊加·斯维奥泰克。

但她并不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打那场比赛,我不知道,整个锦标赛对我来说都感觉很意外,”戈芙在周四晚上的半决赛获胜后说。“我真的在获胜,只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我进入了决赛,这么多人对我寄予厚望。你知道,我认为我当时并不真正相信我能做到,尤其是当时对阵伊加,她当时正处于连胜状态,各方面条件都很好。”斯维奥泰克去年一度取得37连胜。最终,斯维奥泰克以6-4、6-2取胜。

在7月的温布尔登首轮出局后,戈芙说她开始盯着2024年。“说实话,我原本并不期待在这个硬地赛季有好表现,”戈芙说。“我真的在为赛季后期和明年做准备。”她仍无法摆脱假想敌情结。她在辛辛那提击败了斯维奥泰克,但认为那是因为后者状态不佳。戈芙在西南部公开赛决赛中击败了卡罗琳娜·穆霍瓦,但仍然认为自己完全不配获得胜利。

“我觉得她在身体上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打那场决赛,”戈芙说。“然后我对自己说,我照镜子,‘不,你是一个好球员,不管她的身体状态如何你都可以击败她。’”

“言语的力量是真实的,”戈芙说。“我一直在努力对自己说得更积极一些,并且真正告诉自己我是一个伟大的球员。”

自2002年卡普里亚蒂赢得澳网冠军以来,除小威和大威之外,只有两名美国女子赢得了大满贯:2017年美网的斯洛恩·斯蒂芬斯,以及现在的戈芙。最近一段视频在网上广传,视频中8岁的戈芙坐在2012年美网观众席上,卡莉·蕾·杰普森的《Call Me Maybe》在扬声器中大声播放,戈芙跟着音乐跳跃舞动。现在,那个小女孩成为了美网冠军,正在领取30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支票。

获胜后,戈芙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父亲流泪。她感谢质疑她的人点燃了她的斗志。她还责备弟弟做了一件非常兄弟的事情:她赢得美网冠军后给他打FaceTime电话,但他没有接。

她还是个孩子。现在是一个大满贯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