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通过内战,亚历克斯·嘉兰和他的演员阵容创造发人深省的反乌托邦

(SeaPRwire) –   在亚特兰大外围的一条高速公路上,一辆破旧的白色小货车在满是废弃汽车的道路上颠簸而行。一个直升机停在一家被烧毁的JCPenney停车场。身着军装的武装警卫在检查站巡逻。一个死亡小组将尸体倒入一个集体坟墓。远处传来炮火声。

这一切都属于电影片场,但参与《内战》的演员觉得这一切似乎太过真实。这部新电影将于4月12日在电影院上映,故事发生在一个近未来的美国,这个国家正陷入冲突之中。加利福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组成的所谓“西部力量”在一位寻求第三任期的独裁总统废除宪法,解散FBI,对自己的公民实施空袭之后,宣布脱离联邦。为了让这个极权主义的 distopia 看起来更真实可信,导演和剧组将亚特兰大地区的一些地方改造成一个令人不安的热点。

“这感觉很令人不安,”其中一位主演说,电影的真实感让人感到不安。“到最后,是那些噪音和枪声,然后你看新闻,又发生了另一起校园枪击案。”

当《内战》于3月中旬在首映,网上已经有人开始讨论,在国家政治分歧达到高潮的时期,是否不负责任地提出这种严重的国内动荡。有人担心它“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被MAGA群体视为榜样”。加兰德预料到会有两极化的反应。在某种意义上,正是这些反应促使他制作《内战》。“这真的是一部关于分裂不是好事的电影,”他说。“它试图有一个讨论。它试图寻找共识。”


Civil War

除此之外,《内战》也是一个关于人物的深入研究。邓斯特饰演李,一位已经见多识广的新闻摄影师,与三位同事——两位记者(和《月光》的斯蒂芬·麦金利·亨德森)和一位新手摄影师( Cailee Spaeny)——从纽约市前往华盛顿特区,穆拉饰演的老练新闻工作者预测那里即将陷落。他们希望采访已经一年多没有接受采访的总统。他们穿越这片内战中的国土,进行了一段长857英里的旅程,就像一款视频游戏中英雄必须躲避死亡或被敌人俘获一样。在这里,那些敌人就是手持卡宾枪的权力狂人。加兰德根据现实生活中的类似案例设计了这些威胁和阻碍,比如一个由饰演的角色,他的行为模式很大程度上受到了1975年夺取柬埔寨政权的极权组织红色高棉的影响。

以500万美元的预算制作《内战》,是A24出品的最昂贵电影,这标志着该公司从专注艺术电影(如《月光》)向更商业化的方向转型。但与一些宏大的末日题材电影或《变形金刚》式的跨界混合体不同,它的心理戏剧没有采用任何幻想元素。这里没有僵尸。李成为新手摄影师杰西的不情愿导师,杰西很快注意到她与二战时期著名新闻摄影师李·米勒(即将由 饰演的传记电影)同名。

加兰德是在2020年疫情期间写出本片剧本。他自己早期就感染过新冠病毒。在格洛斯特郡英国的隔离期结束后,他走出来发现世界变得陌生、充满疑惑和分裂。他在那个春天写完了剧本,预料未来这种部落主义式的纷争会进一步加深。他设计了电影事件的背景故事,但在影片中很少提及。电影设置的年份没有明确说明,尽管总统似乎有类似特朗普的观点,认为宪法是可以更改的,但影片中没有明确的左右派意识形态对立。甚至演员们也说没有得到太多背景信息。“我们自己在心里构建了发生在前面的事情,”穆拉回忆说。“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讨论过。”尽管《内战》没有使用加兰德惯用的科幻元素,但它与他以前的作品一样,都体现出生活已经失去了控制。避免解释细节也是加兰德的一贯风格。

减少政治细节,让《内战》可以更关注冲突对人的影响。随着四人组接近华盛顿特区,他们坚硬的外表开始破裂——但他们的追求依然坚定,即使可能会面临死亡。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呼唤,也许还有一种肾上腺素成瘾。加兰德故意按照时间顺序来拍摄,这样演员体验到的压力一直在增加。“我以前从未感到如此害怕,也从未感到如此生动,”杰西在一个特别惊险的场景后说。

加兰德的剧组在主人公们的车上安装了八个小型摄像机。由于许多场景都发生在车内,整个制作过程感觉非常亲密。斯佩尼将车内场景比作一场戏剧表演。但与戏剧或一般电影不同,《内战》每几天就会改变拍摄地点,随着人物旅程的推进,给制片人和工作人员带来不断的逻辑难题。

第三幕在泰勒·佩里在亚特兰大330英亩的电影制作基地拍摄,这里有一座白宫的复制品。场面极为激烈——直升机投下炸弹,建筑起火,悍马车驶来,烟雾弥漫夜空。加兰德利用视觉效果将林肯纪念堂炸毁,新闻工作者面临武装分子的包围。为了准备这一幕,演员们观看了2018年纪录片《战地记者》,记录叙利亚战地记者的工作。邓斯特和斯佩尼与摄影师一起训练,熟练地掌握相机功能,这样在混乱中也看起来很专业。“那是我最大的恐惧:在动荡中看起来不自在或不熟练,”邓斯特说,她曾跟随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摄影师格雷格·吉亚努科斯学习。加兰德还聘请了前海军海豹部队成员雷·门多萨作为军事顾问,他设计并指导了最后一幕,还聘请了退役军人作为临时演员。


Civil War

电影的真实感正是网上评论界讨论《内战》预告片时所关注的。一些人知道冲突起因没有详细说明后,可能会指责电影回避问题。但加兰德不想做一个“教条”式的关于国家状况的讲座。“如果诚实地看,你不需要被告知,因为你本身就知道大概,”他说,至少大致了解什么导致了动荡。“有很多电影都会把所有的信息完全解释清楚,让一切都很容易消化。但我本人不太感兴趣这样做,因为这与参与式的态度相反。‘左右对立’会阻止讨论。这就是分裂的问题。”

即使假设得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这两个很少达成一致的州同时宣布独立也是一个反驳电影所批评的分裂现状。加兰德问,为什么很难相信这两个不同的州会反抗一个推行法西斯主义将美国重塑成总统形象的政府?

如果这部电影有任何教导,就是传达和平主义的信息。好莱坞有时难以区分战争的恶劣性与其美化。这里的论点很明确,反战。“这是一部反战电影,这对电影来说是一个问题,因为电影业不太想做反战电影,”加兰德说,这反映了一些评论家的普遍担心,即在大银幕上看到战争的刺激可能会麻木观众。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