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派不仅抵制百威啤酒。他们还试图建立一个平行经济

这场争议始于网络谣言。“亲爱的女士们,Tampax 每年向这名男子支付数万美元来嘲笑你们,”一个右翼网红在4月发推说。“不要再买Tampax了。”

所谓的罪行是:变性人提克托克名人Dylan Mulvaney在视频中展示了该公司的卫生棉条。网上保守派对Tampax长期赞助变性人的历史感到愤怒,很快就在硬右翼社交媒体网红的煽动下,抵制Tampax品牌。 Mulvaney的视频纯属自发,并不存在任何赞助关系。但这一说法仍然广为传播,导致右翼社交媒体大V号召抵制Tampax。

接着,另一件事发生了:一个自称“女孩俱乐部”的“反醒来”卫生棉条品牌Garnuu出现,为受冒犯者提供替代选择。 Garnuu于一年前启动,但反响平平。现在,它利用右翼媒体生态系统放大其故意挑衅的口号,从Tampax的争议中获得注意力:“只有女人会来月经”。

这场争议为Garnuu带来了一阵社交媒体关注,随后又为另一家新兴公司带来了机会:PublicSq.,这是唐纳德·特朗普(小)儿子支持的类似黄页的保守公司目录,拥有数万家保守公司。在这种首创的市场推荐Garnuu加入其平台后,Garnuu创始人Macy Maxson表示,公司销售立即出现反弹。“很多人在寻找女性卫生用品,”她说。在她看来,这证明了右倾美国人渴望用钱包反抗“企业醒来主义”。“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明确的市场。”

Garnuu的故事是一种模式的一部分。当Bud Light在6月与Mulvaney推出了一个实际的赞助广告后,重要的保守派策划了抵制活动以报复。在两个月内,根据尼尔森的数据咨询公司Bump Williams的分析,Bud Light不再是全国最畅销的啤酒,其销售额下降了24%。Target也在保守派对其商店展示LGBT骄傲商品进行抵制后,第二季度销售下降了5.4%。但右翼不仅通过抵制进行经济战争。

近年来,声称自己是主流产品右翼替代品的商业创业激增,从社交媒体平台(Truth Social和Rumble)、咖啡销售商(Black Rifle)、加密启动公司(MAGA Coin)到投资基金(由总统候选人Vivek Ramaswamy创立的反ESG平台Strive)甚至私人医疗保险(America First Healthcare)。这些公司中许多都吸引了顶级风险投资家和私募股权集团的投资,如PayPal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和加州的Engaged Capital——这表明商业界日益认识到MAGA市场的盈利潜力。例如,Strive最近超过10亿美元的资产。

这场运动代表了美国最近的政治和消费文化的变化:过去,企业试图避免卷入政治,以免疏远潜在客户。想想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拒绝在其家乡北卡罗莱纳州一场种族紧张的参议院竞选中发挥影响力的时候。“共和党人也买运动鞋,”他说。今天,许多公司将政治意识形态作为名片,特别针对基于政治部落的消费者,无论是左翼的本杰利还是右翼的爱家乐。

这种趋势有道理。公众民调调查发现,美国人越来越多地将自我认同与政治归属联系在一起,而全国在过去几十年中变得越来越两极分化。 “人们越来越多地以政治身份定义自己,”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营销学教授杰克·蒂尼说。“我们越以此定义自己,我们也会以品牌来定义自己。”

然而,保守经济平行体系仍是一个处于初级阶段的部门,其成员尚未经过验证。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公司中有多少是盈利的;一些在被询问时不愿透露。那些公开发布财务数据的公司仍然极小。今年上半年,PublicSq. 的收入不到100万美元。公司官员确认它还没有获利。换句话说,明确意识形态企业兴起的趋势是否是短暂的还是持久转变的开端的结论尚未明朗。

目前,它正在以满足保守替代品的消费者需求为由扩张。从一个方面来看,平行经济只是右翼对“醒来”公司行为最新一轮攻击的迭代。从另一方面来看,它反映了美国整体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这个国家正在沿着相同的意识形态分歧逐渐碎片化。现在,有大量资金支持的努力正在根据这些裂痕重塑美国经济。如果它们成功了,美国人的日常购买习惯不再仅仅是日常乏味的象征,而是我们国家分裂的象征。